小小影视免费下载安装

小小影视免费下载安装

最近几个月,阿里巴巴的外界舆论不太友好。先是4月淘宝总裁蒋凡出轨网红张大奕,然后6月又传出阿里P8招“私人助理”丑闻。

作为一家拥有十几万员工的大集团公司,其组织最后宗旨当然是要实现商业价值。但是问题在于,阿里巴巴从创立以来,对内对外一直宣称重视“价值观”,甚至将价值观作为招聘和员工考核的重要标准。

但是,针对违反“价值观”的员工层级不同,阿里内部的处理方式似乎并不一样。不少网友戏称:低P(代指阿里普通员工)碰到红线,低P没了;高P(代指阿里中高层管理人员)碰了红线,红线没了。

其实,在阿里巴巴内部,关于阿里“价值观”及其判决标准的问题,在最近也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和关注,甚至在还在阿里内网进行了一场直播辩论。

高管碰了红线,红线没了?

2020年6月,阿里内网举办了一场直播辩论,最高同时观看人数超过3万,相当于每4名阿里员工就有1位观看了直播。

这场辩论的导火索是一次考试舞弊——一位钉钉P9级别(资深专家)的中层管理干部被举报在钉钉内部的传承官考试(类似集团的价值观考试)中找下属代考,遭同事实名举报。

一场关于价值观的考试,出现了突破价值观底线的舞弊行为,按理来说应该严惩。但是该P9的直属上级钉钉CEO陈航在内网上将这次事件判定为员工手册中的二类违规行为,处理结果是扣除该员工的一年股票及年终奖。

很明显,陈航的处理并没有使大部分阿里普通员工满意,甚至收到了许多抗议的声音。毕竟,2016年发生的“月饼事件”为阿里价值观设立了极高的标准,几个程序员利用技术手段多抢了几盒公司内部销售的月饼,且事后已及时上报,最终这5名程序员都因违背阿里价值观而被开除。

但是最近,从外界吃瓜群众的角度都能看出,阿里价值观判定的红线,正在不断松动。对普通低P员工,“价值观”依然是触碰不得的红线;但是对蒋凡、钉钉P9这样的中高层管理人员来说,价值观就成了可有可无的鸡肋。

这场有三名合伙人(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、阿里CPO(首席人才官)童文红、副CPO蒋芳)参与的直播辩论,也没能平息阿里员工的不满,反而让他们更加困惑了。据说,当天直播间出现概率最高的一条弹幕是——

“低P碰红线,低P没了;高P碰红线,红线没了;高P碰考试,考试也没了。”

科技公司价值观,真的重要吗?

其实,针对阿里目前内部思潮的纠结,完全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是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的舆论压力,恐怕都是阿里咎由自取来的!

说实话,几乎所有大型互联网公司都会讲“价值观”,讲“企业文化”。比如谷歌著名的“Don't be evil”(不作恶)价值观,华为的“狼性文化”。而阿里巴巴一向被认为是国内最有价值观的企业。马云也曾经说过:“管理体系一旦丧失价值文化,我们很容易变成一群暴发户。”

作为一家以改变世界为己任的科技公司,拥有一个崇高的、伟大的价值观,并没有什么不妥。在过去这些年里,阿里的价值观也一步步引领着他们朝百年企业的宏伟目标前进。

企业的价值观,一方面能在企业运营过程中拨乱反正。比如2010年,阿里巴巴轰动一时的“黑名单事件”,当时阿里内部员工勾结供应商,允许黑名单客户继续供货,严重破坏阿里商誉。马云挥泪斩马谡,原本前途无量的阿里“太子”卫哲被迫离开阿里。阿里巴巴守住价值观底线的同时,也捍卫了自己的商誉。

另一方面,企业的价值观能凝聚人心,增加员工的向心力。阿里巴巴作为一个拥有约12万员工的超大型跨国集团公司,自然不能像一盘散沙一样管理员工。但是凭借着强大的价值观力量,阿里的凝聚力几乎可以说是国内互联网巨头里最强的。职场设计软件脉脉曾做过统计,阿里员工平均司龄2.47年,超过腾讯(2.28年)、百度(2.19年)、京东(1.86年)和头条(0.37年)。

可是问题在于,现在阿里的价值观在实行过程中出现了双重标准,引起了外界和内部的双重讨论。针对这些争议,其实阿里合伙人在辩论直播时也做了回应。

彭蕾说:“虽然阿里把非常多的聚光灯投射到了自己的价值观身上,但大家不要误会阿里是一个精神组织。“我们是一个有很崇高愿景的商业组织,我们的价值观是为我们的商业组织能够存活走好 102 年服务的。”

现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也表示:“谁都知道更简单的决定是什么。但我们毕竟还是个商业组织。”

换句话说就是:我们是一家商业公司,最大的宗旨还是赚钱。小小影视免费下载安装不管是蒋凡出轨还是P9作弊,都没有影响到公司运营,或许影响了公司的价值观,但并不影响他们为公司创造价值。因为私人家庭问题开除蒋凡这个淘宝领军人,对阿里的商业竞争来说相当于自断一臂。两害相权取其轻,也就能够理解了。

就像曹操割发代首一样,规则往往都不是用来约束制定规则之人的!